迪士尼也扛不住了
2020-04-01 18:06 迪士尼 迪士尼高管減薪

迪士尼也扛不住了

作者|Ethan   來源|執惠(ID:tripvivid2)

迪士尼也扛不住疫情沖擊了,眾高管規模減薪。

今天早間消息,據外媒報道,受疫情影響,迪士尼執行董事長鮑勃·伊格將放棄自己的薪酬,新任CEO鮑勃·查貝克則將減薪50%,而其他迪士尼高管也有20%-30%不等的減薪。

接下來,迪士尼的止損舉措預計還將有更多。

上海迪士尼度假區目前為部分開放狀態,美國的迪士尼閉園后前景未明每天數億美元的損失,時時沖擊著這個巨頭。而環球影城、六旗娛樂和海洋世界等,亦不樂觀。包括中國在內全球范圍的主題公園,整體還處于“陰霾”中。

室內、重體驗、人員聚集等,使得主題公園在恢復先機等方面受制,其將有相對更漫長的復蘇周期,而這背后一些深層次的產業變化與變革,也在發生。

主題公園,如何自救?

01 迪士尼也難了

眾高管規模降薪,給迪士尼省了一筆不小的費用,其中迪士尼執行董事長鮑勃·伊格2019財年的收入為4750萬美元,在2018財年更是高達6560萬美元。

新任CEO鮑勃·查貝克的基本工資為250萬美元,另有資格獲得績效獎金,包括750萬美元的年度目標獎金和1500萬美元的年度股權長期緊貼。哪些薪酬將減掉50%,尚不明晰。

迪士尼目前已受損嚴重,早在2月初,迪士尼就曾公布香港和上海迪士尼樂園關停2個月損失將達2.8億美元(營業利潤),分別為1.45億美元、1.35億美元。

迪士尼在美國的樂園(度假區)受創更嚴重,3月15日其關閉了美國兩家主題公園和大部分酒店業務。媒體曾有簡單測算,若美國迪士尼樂園關閉2個月,門票損失在10億美元左右,連帶的酒店住宿和商品收入損失則可能達到16億美元。當前美國已是全球疫情風暴眼,且未到最高峰,迪士尼開園第二季度開園的概率不大,縱然開園,游客量也很不樂觀。

業務大盤停擺,對迪士尼帶來一個較龐大的鏈條全環節巨大沖擊,壓力不小。

中國主題公園研究院院長林煥杰對執惠表示,迪士尼樂園的經營成本高,高管降薪是一個對董事會和股東等的表態,下一步不排除對其他各層次的管理者采取降薪舉措。

此前有消息稱,迪士尼曾對停擺后的員工工資狀況作出聲明,包括迪士尼公司自從關閉游樂園以來一直在給演職人員們支付薪水,在目前危機形式變得復雜的情況下,其決定繼續為那些領取時薪的演職人員們支付薪水,直到4月18日。

結合疫情走向,4月18日后這些薪水的發放,不樂觀。迪士尼的止損舉措預計將有更多。

黑天鵝下,難有獨善其身者。

3月26日,加州環球影城和佛羅里達環球影城宣布將樂園重新開業日期從第一次公布的3月28日和3月31日延至4月19日。隨著疫情在美國蔓延勢頭猛增,環球影城這個預計開業日期有點樂觀,不排除再次延遲的可能性。

3月31日,六旗娛樂宣布延遲開放美國、加拿大及墨西哥主題公園至5月中旬,并稱這一日期有可能繼續延后。

而世界最大海洋主題公園海洋世界也宣布,自4月1日起90%員工停薪休假,涉及4700名全職員工和1.2萬名兼職員工。海洋世界稱這些員工可以在公園重新開業之前向政府領取失業保險金。

早在3月16日,海洋世界繼迪士尼、環球影城之后宣布關閉其所有樂園。其3月27日提交給證交所資料顯示,海洋世界員工收到通知后除領取3月份一部分工資外,四月閉園期間不再發放工資。

J.R 摩根分析稱,閉園給海洋世界帶來2.23億美元營收損失,游客量預計減少300萬人次,公司已將2260萬人次目標調整為1960萬人次。

此外,荷蘭最大主題公園艾弗特林近日向政府尋求幫助支付3300名員工工資。為應對疫情進一步蔓延,公司已停業兩周,擔心閉園日期會在原定4月6日基礎上再次延長。該公司稱,艾弗特林原來每天平均營收額大約50萬歐元。但疫情下,收入基本歸零。

02 被壓縮的暑期、未知的國慶

中國主題公園的局勢相對樂觀一些,諸如華強方特等已部分開園,并籌劃更多開園,但海昌海洋公園在開園10天后再次閉園,也說明疫情防控形勢依然還較為緊張,尤在輸入病例處于上升境況中,這對上海迪士尼來說亦非好消息。

今年一季度主題公園的境況已無需多言,而馬上開始的第二季度也不容樂觀。

林煥杰認為,目前全國只有少數省份將疫情防控應急相應等級降到三級,多數還是一級或二級,前者的主題公園較少,后者較多或較密集,比如上海、浙江、江蘇、廣東等地,這導致相對較早或較快開園的主題公園不會很多。

另對比一些自然類景區,或開放空間較大的人文景區等項目,主題公園由于空間較封閉,體驗項目主要在室內,人員聚集等屬性,其大面積開園時間整體將較為滯后,在迎客的先機、體量及消費需求釋放承接等方面,都更受制約,復蘇不易,恢復期將更長

如果國內疫情局勢持續向好,第三、四季度相對較有期待,其中暑期和國慶兩個高峰期勢在必爭。國慶將如何目前尚難預判,但暑期卻是大概率“縮水”了。

今天教育部發布公告稱,2020年高考延期一個月,7月7日至8日舉行。這意味著留給高考生的暑期減少一個月,縮短主題公園的有效運營高峰期。

不過這些客群的七八月高峰期基本還是保住了,但大學生,尤其是小學生和中學生的暑期存在不確定性。近期,四川、廣東、山東和陜西等多地發布復課通知,要求學校以減少周末時間、縮短暑假時間來彌補學生們因疫情落下的功課。晴天一霹靂,預計今年暑期的親子游(尤其是長距離親子游)消費空間同比將壓縮不少。

另外一個因素,第三季度對很多企業來說也是搶工的重要時期,以及疫情帶來的工作和收入方面的沖擊,家長出行的時間和意愿也會“縮水”。

林煥杰預估,暑期可能占到主題公園年營收的四分之一左右。主題公園的營收高峰點主要在春節、暑期和國慶。但這也是痛點所在。他表示,國內運營較好的主題公園的區域位置比較好(比如在上海、杭州等市內較好位置),本地游客較多,擁有比較好的常態化游客,但位置相對較偏的主題公園,游客主要集中在春節、暑期和國慶黃金周,扎堆及淡旺季更明顯。

這就導致后一類主題公園在資源擠兌方面矛盾更突出,風險集中在有限的幾個時間點,難做更多的風險平攤,遇到上述暑期狀況,可抓住的復蘇機遇期受制。

林煥杰還預估,今年國內主題公園客流量可能只有去年同期的40%左右。

更長遠看,暑期出游消費高峰期的效果打折,導致對不少主題公園藉此回血,抗御更多風險的能力下降,今年內的生存發展面臨更多難題。

第四季度基本仰賴國慶黃金周,前景未知。“我估計(客流)能達到去年同期的60%,就算不錯了。”林煥杰說,國內主題公園要恢復到以前一樣,從疫情正式宣布結束后,起碼還要一年時間。

03 深層次的變革靜悄悄?

主題公園重體驗、室內娛樂等屬性,與防疫要求、消費者的防疫安全心理之間的沖突;國內游尤其是周邊游本地游的市場機會、客群變化,以及較為漫長的恢復復蘇期等,對主題公園領域,都將帶來潛移默化或明眼可見的影響和變化。

林煥杰認為,主題公園在2020年的發展預計將舉步維艱,同時,接下來主題公園產業鏈的上下游,比如上游的創意設計、策劃規劃,下游的建設開發、設備制造等各種主題公園配套的企業,將不同程度受到影響,如果不能有效應對,難免有倒閉風險。

他表示,主題公園領域新的投資可能會放緩或暫時取消,比如默林等巨頭在本國或海外的投資速度會有影響,因投資后要考慮收回成本和盈利,但全球疫情還比較嚴重,況且有專家預判將來疫情病毒可能與人類共存,這意味著主題公園行業在一定時間里可能不會上升,而可能萎縮,對大型項目的投資者來說,也會更加慎重。

這種境況的可能性,也就連帶導致產業鏈其他企業比如設備制造商、創意設計公司等,倒閉或轉型。

疫情難免誤傷,但抗擊疫情也是行業優勝劣汰過程。

林煥杰認為,國際品牌與政府合作的主題公園生存下來應該沒問題,但一些小而運營不善的主題公園,危機中可能被淘汰或轉型。

同時,一些正在投資或計劃今后投資的主題公園項目,可能在業態或娛樂體驗模式方面做一些調整。游客已熟悉的強調參與式、互動性,結合聲光電等高新技術的室內體驗模式,可能會受到挑戰,因為疫情后不少游客還會有對疫情病毒的害怕或恐慌心理。

此外,不少主題公園的營銷策略也將應勢而變。這里也分區域性主題公園、全國性主題公園。

仍然假設疫情局勢一直向好,至少今年內的旅游增長點基本在國內游,且以周邊游本地游為主,在第二季度應該較為明顯,第三季度的跨區域(省市)的游客體量會走高。對區域性主題公園來說,所聚焦的客流基礎沒太大變化,但要解決從相對低頻到相對高頻消費的問題,對本地居民鼓勵本地游,加強季卡、年卡等優惠措施推廣;對周邊城市,要更講究聯合協同,與目的地的政府、企事業單位、旅行社以及當地旅游項目等更多互動,產品與資源互惠,并嘗試推出一些定制產品,推動定制精準消費等。

而對全國性主題公園,原來的客流構成是全國性客流(較低頻)+區域性客流(相對高頻),接下來后者將更為聚焦更被依賴。除了上述區域性主題公園的一些做法外,這類主題公園需要在既有產品結構基礎上進行優化調整,增加客戶黏性,提升高頻度,同時適度提高產品串聯的客單價,品質化是個辦法。

接下來,不少文旅項目及目的地政府,更多尋求串聯互動、互惠引流提振消費等,應該是大概率事件,而主題公園一般為當地具有一定市場話語權的項目,這個機會怎么更好利用,需要琢磨。

執惠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