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0萬”的羅永浩不能女粉只占20%
2020-04-02 09:42 羅永浩

“6000萬”的羅永浩不能女粉只占20%

來源丨 壹娛觀察 文丨卡比怪 

“不管過去有多少流量,我們帶著清零的態度來到這兒,準備長期做下去,也為我們合作伙伴帶來更多推廣機會……”羅永浩在介紹最后一款產品時說道,隨后他轉身準備今晚直播的重頭戲——直播刮胡。 這是本場直播預告的話題點,放在直播的結尾,也像是個儀式,羅永浩放下了“天生驕傲”,宣誓自己“直播帶貨”的決心。 簽約抖音的“初代網紅”羅永浩,首場直播成績耀眼,官方給出的數據,支付交易總額達1.1億元,累計觀看人數超過4800萬。 然而失望的是,初來乍到的羅永浩和他的團隊,這場長達三個小時的直播秀,得到網友最多的評價落在 “無聊”二字。主播的語速、直播的節奏、選品的價格、流程的漏洞等,都成了網友們的集中槽點。 另外,當“叫囂”過羅永浩的辛巴徒弟,通過官方公布一天創下4.8億的單場直播帶貨額后,羅永浩的初戰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出色。 老羅的帶貨路并不好走。

 質檢首場秀:昏昏欲睡的線上發布會  

為了迎擊羅永浩給抖音帶來的這場“流量瀑布”,4月1日晚8點,快手和淘寶直播都拿出了“王牌”。 快手的辛巴以及辛巴的徒弟,親自蹭熱度在微博上與羅永浩求當晚切磋;淘寶成立火箭事業部,淘寶直播第一人薇婭將在直播間內首次賣火箭,原價4500萬,薇婭直播間立減500萬……然而,這些“攔路虎”的戰斗力并沒有過多影響老羅的首場秀。

11

▲  薇婭直播間介紹快舟一號截圖

除了1.1億的支付交易總額,#羅永浩直播#也闖進了熱搜榜前四位。

為了羅永浩的首場秀,抖音在宣傳助力上也是不遺余力,開屏廣告、直播間貼片、短視頻轟炸、官方推送等等,也實實在在體現了抖音在電商直播這塊的野心。 羅永浩的這場直播對于看慣直播的觀眾來說很陌生,主播沒有為了出鏡而特意梳妝,全程也沒有夸張的“OMG”,也沒有標準性的“1,2,3,上鏈接”,羅永浩創造了沒有打雞血式的直播風格。 直播的開場,羅永浩先闡明了購買者需要的前期準備工作、解釋了售后服務問題,以及一直強調的“讓利”原則。然后他就開始了一張張顯眼的字卡配上毫無波瀾地講解過程,像是用一張張PPT串講的科技產品發布會。 中性筆是羅永浩的首件賣品,緊接著奶茶儲值卡、盒裝小龍蝦、掃地機器人、手機、每日堅果、洗衣用品、新口味酸奶、AI錄音筆、人體工學椅、食用油、充電器、剃須刀等五花八門的商品陸續上架。 從整個商品清單來看,怪不得不少網友會直接吐槽,科技產品占絕大多數,整體太直男了。 作為首場秀,羅永浩雖然做了不少準備工作,但顯然首當主播的他硬傷不少。 首先,帶的“貨”價格并不便宜。 每個頭部電商主播都會保證他們在直播間的產品是全網最低價或者優惠、贈品力度最大,這也是“李佳琦”們每次和廠商力爭的地方,或者說是進入他們直播推薦名單里的前提條件。但羅永浩直播間的陸陸續續上架的產品并沒有多少產品優勢,承諾全網不會低至此價格的小龍蝦也被網友扒出和聚劃算上的價格一模一樣,除此之外,電子產品類如手機、投影儀、掃地機器人等也都是原價或者只有一兩百的減價。 其次,選品類型直男化和產品熟悉度欠缺。 其實此次老羅選擇的商品清單,一定程度上還是適合羅永浩身份和粉絲群像關注點的,所以有不少網友吐槽,老羅選品也太直男了。但這些直男產品并沒有讓大家感受到老羅的熟悉度,比如多個科技產品,全程老羅熱愛于去介紹它的公司背景和技術優勢,然而他和搭檔對于產品功能的闡述幾乎如同念稿子一般,沒有互動且用語專業又晦澀,多個產品也沒有任何重點突出,產品賣點也沒有清晰體現。 

22

▲  羅永浩直播截圖

老羅還發生了口誤,將投影儀的品牌“極米”說成了“堅果”,也有網友調侃道,直播犯錯不是慣用手段嗎?

還有一點是整個團隊對于直播節奏的把握,先放下風格不說,老羅還需要磨合的包括與導演的默契、與搭檔“一唱一和”的默契、團隊上貨品鏈接的步驟流程、領券流程的闡明等等。 整場直播下來,還是有為數不多的亮點,出現在印象中老羅的零星相聲,以及“老羅賣小米手機”的感慨萬分、老羅現場刮胡等話題性舉動。 早期的錘子粉們看到老羅這些努力畫面,再加上“我在賺錢還債”的心聲,不免感到心酸。 羅永浩也宣布直播現階段以每周一播,接下來會朝著每周三播及最后固定日播而努力。據悉,羅永浩直播間第二期、第三期已滿。 總體來看,羅永浩用“情懷”二字再開了一個大雜燴的線上發布會,整體內容乏善可陳。 在消耗掉情話勢能和基礎流量后,對于公眾來說并不討喜的內容自然無法撬動直播電商巨大的紅利。

 無感情的帶貨機器羅永浩只有20%女粉,怎么辦? 

看完首場直播秀,不少網友表示深深擔憂,羅永浩電商直播的未來道路還能走多久。 首要解決的是羅永浩“趕客”式的主播風格。 回看整場直播,羅永浩像是個毫無感情的帶貨機器,走著絮絮叨叨的路線,根本無法快刀斬這些“亂麻”。 相比較李佳琦戲劇化的情緒調動、薇婭親民式的情感訴說,羅永浩的整場直播,顯然更容易讓人昏昏欲睡。 在線人數數據上直接體現了羅永浩的“趕客”成果。8:30左右達到峰值近300萬人在線,而到10點左右已經回落至80萬左右,并持續走低。 

33

相比產品價格、產品熟悉度以及團隊節奏把握,作為超級IP,羅永浩風格與直播風格二者的平衡,該是團隊復盤時的頭等大事。畢竟首秀是流量的第一次釋放,自然能帶來關注度的頂峰,但之后呢,相對比其他頭部主播,并不討喜的風格恐怕以后會持續趕客。 在分析羅永浩的本次直播首秀中,還有一個數據值得關注,那就是粉絲畫像。 據公開資料顯示,當晚直播的粉絲畫像顯示,男女占比接近于80:20。 

44

初看這個數據,第一反應會直接感慨,老羅以后的賣貨之路將很不好走,畢竟直播電商還是女性的天下,女性的購買欲和線上購買力也遠遠大于男性。 除了與羅永浩本身多年積累的粉絲群體有密切關系外,本次直播選品被吐槽太直男了,占比接近一半的科技數碼產品,多數是男士的狂熱點,并且念稿子方式得講述這些產品的功能和技術,大批量專業術語也讓不少觀眾聽得云里霧里。 

另外,羅永浩的搭檔,只是個讀稿工具,并不能和羅永浩相互配合產生互拋包袱的化學反應,所以直播間的笑點只能由老羅自己制造,這對于不太熟悉老羅相聲幽默感的女性來說也只能索然無味。 除了固定搭檔,推薦產品的嘉賓選擇,居然是各個科技公司CEO或者高管,他們走到直播間更多停留在二人的互捧和自己公司產品的盲推上,娛樂互動和自嘲爆料幾乎為零,以上這些迷之操作,對于女性觀眾來說都是不夠友好的。 

羅永浩和團隊接下來需要去思考如何和娛樂因素做更好的結合,例如一次次讓薇婭和李佳琦破圈的明星效應,但不知羅永浩能否放下“身段”,主動創造更多話題。 無論走娛樂因素,還是考慮顏值經濟,要想長久在電商直播走下去,突破20%的女粉比例,也將是團隊的當務之急。 

另外,羅永浩團隊也可以直言要吃透直男紅利,這個市場也曾被毒App等驗證過價值可觀,但別忘了,老羅的首場多是情懷的作用,有多少男同胞會在以后每場每場追著老羅看直播去消費呢?這個問題團隊都無法篤定回答,畢竟男性在購物方面的明確性較強,線上購物時間有限,且單一的男性用品也沒有較強的更換率,男性熱愛的部分收藏式增值商品也不太適合常常出現在直播間內。 

羅永浩現在做的還是基于自身流量的生意,但他選擇成為電商主播后,未來的路光靠流量和話題還是很不好走的,畢竟老羅的理想主義在觀眾購買欲方面還是沒有持續的催生力。 

毫無疑問,全民直播帶貨的時代已經到來。抖音這位流量大亨對于內容電商的野心早已全然釋放,雖然在電商直播上,它的腳步并沒有淘寶直播和快手迅速。 

直播帶貨發展至今,“頭部化”趨勢異常明顯。

淘寶直播上的頭部網紅李佳琦、薇婭等,快手上“悶聲發財”的辛巴、散打哥等,他們都紛紛創造了無數個銷售記錄。而流量池更為巨大的抖音卻缺少“頭部”的角色,于是6000萬搶下羅永浩,抖音無論如何要大膽去試。 

4月1日這一晚充滿神奇,三大平臺劍拔弩張,除了羅永浩初戰外,淘寶直播薇婭賣火箭,4000萬的火箭也能賣出;快手上面“叫囂”過羅永浩的辛巴徒弟一晚上賣出4.8億元。

相比較而言,羅永浩的初戰遜色不少,但對于抖音來說,似乎更重要的是,向所有主播們大聲宣告,抖音進軍電商直播,并且扶持力度和流量補給沒有上限。 頭部主播的爭奪戰在這一晚正式打響。

壹娛觀察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